“版权令”来袭 网络音乐乱中求变

7月初国家版权局一纸通知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并于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版权局的这条通知被业内认为是迄今关于网络音乐的“最严令”,酝酿中的网络音乐收费计划也牵动着习惯了免费的用户的神经…[详细]

网络音乐版权正规化的呼声由来已久,“最严令”之下,网络音乐版权的种种乱象能否规范?在网络音乐平台收费难的背景下,打破“正版免费”的魔咒,寻找多元化盈利模式的努力一直没有停过。

音乐下载迎收费时代
最严“版权令”出台

网络音乐版权秩序好转 220万首未授权作品下线

记者从国家版权局获悉,自7月8日《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下发后,截至7月31日,16家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其中腾讯下线2.37万首,阿里音乐下线2.6万首,百度音乐下线64.2万首,多米下线40余万首,唱吧下线29.8万首,一听音乐下线60余万首,九酷音乐下线14.2万首。

同时,网络音乐服务商不断加强行业自律,加大版权合作力度。360公司下线“好搜”音乐盒,将搜索结果、音乐站等跳转至第三方播放页面,手机助手等业务线下线“好搜”音乐类产品,并关闭第三方接口。搜狗音乐等仅提供信息储存空间或链接跳转的音乐平台,公开有效联系方式,接受权利人监督。腾讯、阿里音乐、CMC、网易云音乐、百度音乐等就音乐作品版权转授权积极洽谈版权合作,促进音乐作品的广泛授权…[详细]

音乐下载迎收费时代 腾讯阿里争抢100亿蛋糕

根据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8月1日起,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在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平台必须全部下线。网友由此担心网络音乐从此告别免费时代,不过记者登录热门的音乐网站,都尚未正式告知需要付费下载音乐。业内人士透露,音乐版权的混战现在已经打响,最快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音乐下载将迎来“收费时代”。

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提供音乐产品或音乐服务内容的企业已达695家,而在APP市场中就有3.1万个的音乐APP.不过,在每日下载量达到2亿次中,仅有3.5%的用户是付费用户,国内各大音乐在线平台的收听和离线下载仍然是免费的。“播放平台主要依靠广告和收听音乐产生的流量等项目获得收入,用户付费则主要集中在收听更高品质的音乐,获得更多歌曲下载等服务商,每月支付费用在10元至15元不等。”…[详细]

国家版权局: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月底前下线

国家版权局官网7月9日消息,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并于2015年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自2015年7月起,国家版权局启动了规范网络音乐版权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网络音乐服务商的版权执法监管力度,推动建立良好的网络音乐版权秩序和运营生态…[详细]

网络音乐产业遭遇拐点
音乐收费

免费成为历史 网络音乐产业遭遇拐点

今天,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被要求全部下线。版权主管部门的这一重拳出击,被业界看作网络音乐产业的重要转折。

一纸禁令并未对网络音乐平台造成冲击。几大在线音乐平台似乎早有准备,动作频频:宋柯、高晓松加盟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用户数量宣布破亿……而另一边,一些小众平台在版权禁令下,选择关闭音乐服务。国内知名音乐分享网站“音乐盛宴”已于27日正式关闭,距离2006年的创建,不过10年时间…[详细]

音乐下载收费应循序渐进 在线盈利需新模式

国家版权局一道新政下达,7月31日之前,国内各网络音乐平台上未经授权的作品必须全部下线。对这些数字平台来说,规规矩矩用音乐的日子马上到来,他们会否遭遇颠覆性的打击?而一旦网络音乐平台不得不花重金购买版权,这笔费用只剩转嫁到用户身上这华山一条道吗?

一方面,网络音乐服务商之间版权讼争不断;另一方面,以独家形式使用音乐作品的方法,使得版权价格连年提升。如今伴随史上最严版权令实行,部分游离在灰色地带的在线音乐产业,迎来了一次洗牌契机。但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次洗牌却是以资本为“生死线”的--鉴于在线音乐服务商需为版权投入巨大资金,那么并非每个玩家都能在这场版权风暴中幸存…[详细]

没有盗版 网络音乐服务商就真的能迎来春天吗

根据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当然,习惯了享受免费音乐的小伙伴们也不必惊慌,此举并不意味着以后听歌和下载音乐都需要付费。因为,考虑到消费者的心理预期以及当下网络音乐服务市场激烈的竞争环境,没有哪个服务商会将版权成本完全以付费的形式转嫁给消费者。网络音乐服务商不以付费的形式向消费者转嫁版权成本,不意味着服务商会自己咽下这一成本。当下网络音乐服务的利润率并不高,甚至连现有盈利模式都维持尚艰,服务商迫切需要新的盈利渠道…[详细]

业界声音
业界大佬怎么说

“最严令”对音乐产业来说应只是底线

7月8日,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都接到了版权“最严令”,截至7月底,16家知名网络音乐平台经过自查后,主动下线了未经授权音乐作品共计220万首。这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有些网络音乐平台下线的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甚至超过60万首!由此可见,此前国内的网络音乐平台市场,在版权方面有多么无序,甚至失控。

国家版权局该出手时就出手,对于音乐市场的规范化肯定是一件好事。这就像十几年前盗版和正版唱片的博弈一样,不管盗版唱片如何在制作上投歌迷所好,量大价优,甚至音质还原上不输正版,但盗版永远是盗版。就像现在的网络音乐服务商,未经授权使用音乐作品一样,即使这些网络平台的用户体验非常好,但不经过合法的程序,一切都是非法的。原材料有问题的产品,即使后期再怎么美化,都无法改变来源的本质…[详细]

业界大佬共话音乐产业:找到切入点才能盈利

近日,酷狗与阿里音乐的在线音乐版权大战,以及小霉霉与苹果音乐的叫板事件,让音乐产业的话题回归人们的视线。6月25日,众多音乐产业大佬聚集2015道略音乐产业大会共同探讨音乐产业面临的变革和机会。大佬们纷纷表示,唱片时代一去不复返,互联网时代带来巨大变化,找到自己的切入点去转化商业模式,或许将迎来一个好时代。

随着科技的进步,数字音乐、流媒体音乐的闯入,沈黎认为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时机。他表示,实际上以前在中国没有一个非常好的模式,但是正因为中国这块儿特别差,很多板块非常地单薄,现在倒有机会促成一些机构偏多重身份…[详细]

“最严令”对中国音乐产业来讲只是开始,并不代表万事大吉。单一靠版权局的禁令,以及各大音乐服务商不惜代价地收购版权,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困难。

业界热点聚焦

阿里巴巴

阿里音乐集团

阿里巴巴集团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CEO…[详细]

音乐综艺

节目趋冷

一个周杰伦能让《中国好声音》“三而不竭”,但这并不代表找到一个…[详细]

虾米应用

App Store下架

虾米遭遇App Store下架,下架原因不明,目前仍未恢复上架…[详细]

互动区

微博互动

0532-89094909 QQ:2469892293

版权声明: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本期责编:白文斐